自动注册 最快注册 登录地址
当前位置:蓝冠注册-蓝冠注册平台_蓝冠首页 > 蓝冠动态 > 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一封封红色情书的背后,是
201901/16

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一封封红色情书的背后,是

  

  作者:林橘

  出品:婚姻与家庭杂志(id:hunyinyujiating99)

  ——小婚家

  最近,央视新推出的一档读信栏目《信·中国》中,演员李光洁读出了这样动情的话语:

  “好爱爱,我要紧要紧回家,回家看见你,抱你。”

  “好爱爱,亲爱爱,我就如此地想,我的爱爱是世界上唯一的理想的爱人。”

  

  而写出这样闻言软语的人,是一位铁骨铮铮的烈士。

  这是革命家、文学家瞿秋白在苏联养病期间写给妻子杨之华的情书。

  节目中,李光洁诵读了三封信,三封信写信的时间分别是1929年3月13日、3月15日、3月17日。每隔一天他都会给妻子写信,每一封信里都是满溢出来的浓情蜜意。

  01

  我俩的爱是如何的世上稀有的爱

  照片里的瞿秋白,清雅俊秀。

  

  他是才华横溢、举世瞩目的大才子,精通中文、俄文、法文、英文。他还会弹琴、吹笛子、画画、刻字、写诗。他做老师讲课的时候,听课的人挤满了整个教室,还有人爬在窗台上,甚至其他老师也挤进来听课。

  不管是他的学问文才还是风度气质,都令见到的人心折。

  台下的听众中,有一位叫杨之华的女学生。如同无数听众一样,她也仰慕瞿秋白的翩翩风度与渊博学识。

  瞿秋白第一任妻子在婚后半年便不幸因病去世了。杨之华很同情他,一直用心地照顾他。

  

  慢慢地,瞿秋白爱上了善良的杨之华,却被杨之华拒绝了。因为那个时候,杨之华已经结婚了。

  但她和丈夫感情并不好,丈夫有点儿少爷脾气,不愿意吃苦,到了上海之后,看到十里洋场、灯红酒绿的生活,便堕落了,对她有不忠的行为。

  而杨之华却是一个进步的女青年。她追求革命,从老家出来考入上海大学。无论是创办夜校,还是组织罢工,杨之华都热心参加。两个人思想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大,自然是无法再在一起。

  在丈夫同意离婚后,杨之华才带着女儿嫁给了瞿秋白。这件事,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

  

  结婚的时候,瞿秋白赠给妻子一枚章,上面写着“生命的伴侣”。女儿瞿独伊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这个很珍贵,(他们)不是生活的伴侣,而是生命的伴侣”。

  

  瞿秋白还曾专门刻了一枚印章,上面的字样是“秋之白华”。里面包括了自己的名字“秋白”和妻子的名字“之华”。寓意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永不分离。

  婚后,因为革命和工作的缘故,两人总是聚少离多。只能在一封封往来的信件里,诉说着对彼此的爱与思念。

  1929年,瞿秋白在政治工作方面受到了一定的打击,加上身体有疾病,心情很烦躁,养病当中给杨之华写了很多封信。从他写给妻子的信中,我们可以看出“生命的伴侣”那份感情的浓烈。

  “还有许许多多的话,要说,但是,不知如何的说,不知从何说起……亲爱爱,我吻你,吻你,要紧要回莫见着你,抱着你!!!”

  

  图 | 电影《秋之白华》剧照

  “前天写的信,因为邮差来的时候,我在外面逛着,竟弄到现在还没有寄出。今天又接到你二十五日的信。那是多么感动着我的心弦呵!我俩的爱实是充满着无限的诗意……”

  

  “这次养病比上次在南俄固然成绩好些,但是,始终不觉着的愉快,我俩还是要经常的注意身体,方是有效的办法。养病的办法是没有什么用处的。但是,你快可以看见我了,至少比以前是胖些了。你高兴么?好爱爱,我要泡菜吃!”

  

  “天气仍旧是如此冷,仍旧是满天的雪影,心里只是觉得空洞寂寞和无聊,恨不得飞回到你的身边,好爱爱。我是如此的想你,说不出话不出来的。”

  “亲爱爱”“乖爱爱”,是他常常称呼自己爱妻的词语。而每封信的结尾,通常是“吻你万遍”。

  

  这份感情对他而言,是“世上稀有的爱”;他的妻子对他而言,是“世界上唯一的理想的爱人”。

  02

  女儿眼中的父母

  虽然女儿是杨之华与前夫所生,但瞿秋白却视如己出,这在当时来说真的难能可能。

  他们刚刚结婚的时候,前夫家不允许杨之华探望女儿。在一位姨太太的帮助下,把小独伊“偷”了出来。还没有走出多远,前夫家的人又把孩子抢了回去。

  瞿秋白心痛地流下了泪水,这是杨之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丈夫落泪。

  瞿独伊这样讲述和父母的相处:

  “母亲忙于工运,无暇照料我。父亲对我十分慈爱,不管多忙,只要有一点空就到幼儿园接送我。在家时,他手把手地教我写字、画画。”

  “我永远也忘不了在莫斯科儿童院时的一件事。

  那次,爸爸和妈妈来看我,带我到儿童院旁边河里去撑起木筏玩,爸爸卷起裤管,露出了细瘦的小腿,站在木筏上,拿着长竿用力地撑,我和母亲坐在木筏上。

  后来,父亲引吭高歌起来,接着,我和母亲也应和着唱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”

  

  03

  秋之白华,你中有我,

  我中有你,永不分离

  1934年初,瞿秋白被派往中央苏区工作,而杨之华则留在上海。

  杨之华后来写下了那次分离的情景,谁料想,那竟成了两人的永诀。

  “深夜11点,秋白离开寓所,我送他到门外。快到弄堂口时,他停下脚步,回头走了几步,凝视着我缓缓地说:‘之华,我走了!’”

  临别时,瞿秋白买了10个本子,5本留给杨之华,5本自己拿着。他这样说:

  “我们还会见面的,但是这一次可能等待见面的时间要长一点。在苏区不好写信了,你写信给我就写到这个本子上,我写在我的本子上,以后我们回来,可以交换着看。”

  【欧亿注册】

  在长年的战乱中,那10个本子早已不知流落何方。

  然而从仅存的这些诗里,我们已经能窥见他们深情厚谊的吉光片羽。

  1935年,红军主力长征时,瞿秋白因患肺病,被送去上海就医。然而途中被反动武装保安团发现,突围不成,不幸被捕。

  无论是严刑拷打,还是劝降利诱,瞿秋白都没有屈服。

  敌人说:“你的亲属希望你能活,他们想念你,你为了亲属也要活吧?”

  瞿秋白则说:“我的爱人杨之华绝对不会允许我这样做,如果我这样做了,就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。”

  这是大概就是完全的了解与信任吧。

  他们的相爱,不仅仅是两性的吸引,更重要的是两个灵魂的契合。

  他所做的一切选择,哪怕放弃自己的生命,他都相信她会懂得。

  

  在临刑前夕,瞿秋白写下最后的文字《多余的话》。

  “我留恋什么?我最亲爱的人,我曾经依傍着她度过了这十年的生命。”“但愿她从此厌恶我,忘记我,使我心安罢。”

  对于自己深爱的人,瞿秋白甚至不要她继续爱他、永远怀念他。反而说自己“总是依傍着”杨之华,苛刻地剖析自己的“缺点”。为的是,让杨之华不要再爱他,不要为他的死难过。

  被杀害的消息传到苏联,杨之华到了晚上空闲的时间,就拿出瞿秋白的信和文章在台灯下默默地看,一边看一边掉眼泪。

  直到1955年,经过20年的努力寻找,杨之华终于在福建长汀找到了瞿秋白的骸骨。因为就义那天,瞿秋白穿着的衣服是杨之华为他缝的。从土里挖出来时候,杨之华认出了自己亲手缀上的扣子。

  如今,距离瞿秋白写下那些“亲爱爱”的甜蜜情书,已经过去了八十多年。可是所有听到的人,还是会为之动容。

  “好爱爱,亲爱爱,我就如此的想:我的爱爱是世界上唯一的理想的爱人。她是如此的爱,爱着我,我心上就高兴,我要跳起来!”

  正如瞿秋白在信里所写的那样,这样的爱情,是世上稀有的。

  秋之白华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永不分离。这是以生死写成的传奇。

  


文章作者:佚名
本文地址:
版权所有 © 未注明“转载”的博文一律为原创,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发表评论: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来看看其他人说了些什么?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> 进入详细评论页